到了地方

2020-08-13 09:27

杭州警方为了取证、查实这些涉黄的“美少女直播”,也曾卧底混充“看客”进入到这些直播平台。上城警方孙警官对钱报记者说了一句话:“直播内容实在不堪入目……”

app运营方一般抽取每个“涉黄主播”所得的30%,家族长从中获取10%—20%,“美少女主播”获取剩余的50%—60%。

这三个涉黄app的组织架构都很简单:app运营方、家族长、美少女主播——app运营方一般会联系家族长,家族长会利用手上的资源,引进一批美少女主播到app平台上直播,美少女主播也会告知自己的闺蜜、小姐妹来平台直播。

“这三个直播平台都有一定的共性特点,主播一般都会在多个黄播平台上直播,传播范围很广,社会危害严重;隐蔽性强,打击难度大,涉黄直播平台软件通常采取分享app安装二维码方式,在qq群、微信群等相对封闭的网络空间进行传播推广,不易被发现。同时,平台本身往往采取了将后台网站服务器架设境外、不断更换域名、使用cdn加速服务等方式,增加了公安机关追查的难度。”杭州公安说,“利益驱动,形成灰黑色产业链条。涉黄直播平台通常分三个层级:平台开办和运营者负责客服、资金结算和技术维护、“家族长”负责招募管理、主播负责在平台内进行淫秽色情表演并接受打赏,在平台外频繁互动传播淫秽视频。三者以利益为纽带,形成了一个看似松散自由,实则联系紧密的犯罪团伙。此外,一些涉黄直播平台还通过在平台上投放非法广告进行导流牟利,更衍生出网络招嫖、网络赌博、网络诈骗、网络盗窃、网络黑客攻击等违法犯罪活动。”

晓晓是从去年12月开始进入“九月久”app做“黄播”的。她进入这一行的理由也非常奇葩——前男友向晓晓借钱,晓晓通过某平台里借了两三万给前男友,但到了还款日还不出来。后来,晓晓跟认识的一男子说起这事,男子便怂恿晓晓做黄播。晓晓之前在正规的直播平台上也做过直播,有一定经验,便有点动心。男子对晓晓说,他想跟晓晓“借位”假装发生关系,录一段视频上传,晓晓也同意了。结果,假戏真做,视频流到了网上……视频上传后,一名男子冒充外地网警,说要调查晓晓,让晓晓到当地配合调查,晓晓也去了。结果,到了地方,晓晓又被这个男子给骗了……

钱报记者从杭州警方了解到,这群“美少女”主播,基本都是80后、90后。而她们的日常生活,除了在app上进行“黄播”,有些,也混迹于夜场。“她们其中一部分人的想法是,不想跟别人发生关系,但能通过直播裸露从中获利。也有一部分直播者,会通过私下加微信,然后与客人见面。”杭州警方表示,“她们的想法很简单,通过直播能来钱,又容易又快。”

经杭州警方查证,涉黄app直播不仅仅限于晚上,一般白天直播收视率更高。可以说,直播是从早到晚,只要有人看、有人打赏,就会一直延续着。

还有一位在“九月久”黄播上比较火的主播“榄菊”(化名),在做“黄播”之前,是一名无业人员。“榄菊”跟男友在浙江温州相识,后到了四川。由于两人都无业,生活窘迫,男友爱好看黄图,了解到网络黄播后,与“榄菊”商量,想以“黄播”赚钱。“榄菊”同意了,她与男友的闺房视频在黄播上迅速蹿红。生意好的时候,“榄菊”每周能赚两三万,赚的钱都跟男友一起花了。

主播以淫秽色情表演的形式吸引用户,用户以赠送礼物的形式对主播进行打赏,一般一个礼物的花费在几十元到上千元之间。这些“美少女直播”基本月入都是上万元,如果长得好看一点,钱更多。个别女主播一年非法获利近40万元。

之后,晓晓便正式加入了“黄播”。因为是在校大学生,她的直播一般都是在深夜,地点是宿舍。她住的是下铺,等室友们都入睡后,她便拉起下铺的床帘开始直播……从去年12月到被抓这一天,晓晓赚了6万元,但代价非常大——原本的大好前程尽毁,她被学校开除。

有些美少女主播为了多赚钱,也会私底下与“客人”加微信,单线联系发送视频或者见面开房。这部分所得,就属于“主播”的额外收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