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月5日

2020-06-12 17:02

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孙毅蕾

钱瑾兰的儿子10岁,虽然没有流鼻血,但医生检查下来,他“肺部毛细血管出血”、“小气道功能病变”、“轻度阻塞性通气功能障碍”。陈虹的女儿在第九小学读三年级,她嫂子生了对龙凤胎,读四年级,陈虹的女儿和龙凤胎侄子,肺部胸片都显示有阴影,他们这才知道,孩子持续多年的咳嗽和环境污染有关。

9月开学,本来是与小伙伴们重逢的欢乐季节,但温州乐清市北白象镇第九小学(以下简称“第九小学”)的学生们,却因为集体性的恶心、胸闷、流鼻血,不得不紧急停课。

黄小莉后来才知道,这几天至少有21个孩子流鼻血。因为统计的只是主动去找学校的人数,所以实际流鼻血人数可能更多。

第九小学停课后正在离校的学生

“本来搬去新校区小朋友们都很高兴,没想到才几天就停课了,”陈虹激愤地说,“污染工厂不搬走,硬要我们去读书,我们的孩子是在拿生命换知识。”

流鼻血的孩子和肺部阴影

黄小莉(文中村民姓名皆为化名)的儿子在第九小学读三年级,丈夫前几年突然去世,她与儿子相依为命。9月3日晚上吃过晚饭,儿子流了点鼻血,第二天早上醒来,又流了更多鼻血。“当时我以为是秋天干燥,弄了点莲子之类去秋燥的东西给他吃。”9月4日早上送儿子到学校,黄小莉闻到了空气中阵阵刺鼻气味,有家长围在校门口讨论自己孩子流鼻血的事,她才知道流鼻血的不止她儿子一个人。“6号,我儿子又流鼻血了。我几个晚上都睡不好,吓死了,我就这么一个儿子。”

近日来,第九小学成了全国关注的焦点,在之前的媒体报道中,人们集中关注的是孩子们的健康,但羊城晚报记者实地采访后发现,这所小学所在的磐石社区,四年半中已有121人死于癌症,成了典型的“癌症社区”。有报道称学生们流鼻血是因为新校舍装修,但家长们普遍认为是因为周边林立的化工厂和电镀厂废气排放超标,学校、厂方、环保局、学生家长各执一词。

9月5日,学校宣布紧急停课。更多家长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,回来时都忧心忡忡。